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这家昔日的PC霸主巨亏19亿 如今英雄迟暮巨债缠身
作者: 日期:2019-03-16 09:24:24 人气:

  曾贵为全球最大PC厂商的戴尔,如今已没有了往日荣光。

  美国当地时间2月28日,戴尔发布2019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数据显示,戴尔于2019财年全年GAAP(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营收为906亿美元,营收增长15%。GAAP下戴尔2019财年第四季度收入为238亿美元,增长9%,但净亏损2.87亿美元(约19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116%。其全年亏损21.81亿美元,同比缩小25%,长期债务达454.59亿美元,负债总额达1115.66亿美元。

  3月15日,戴尔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其GAAP的经营亏损主要是由于若干非经常性费用,包括收购易安信(EMC)产生的收购会计处理。

  IT独立评论人孙永杰告诉记者,目前戴尔主要增长动力来自于企业级业务,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发展,企业对计算力、存储都会有极大的需求;戴尔的新业务在增长,但由于其花费670亿美元收购EMC而背负巨额债务,重回美国证券市场后,戴尔仍需消化不断并购带来的巨额债务问题。

  跌宕的过往

  戴尔成立于1984年,由当时年仅19岁的迈克尔·戴尔在大学期间创建。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里面特别提到,当时还在得克萨斯大学念书的小戴尔从当地电脑零售商处以低价买来一些积压的IBM电脑,然后在宿舍自己改装升级,客户直接下单,再直接卖出去,很快就赚到了钱。

  凭借戴尔独特的直销模式,其在短短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便登上了《财富》“最受尊敬公司”榜单,2年收入便超过6000万美元,4年便登陆纳斯达克上市。

  此后,戴尔一路打败IBM、AST等企业,自2001年开始连续5年蝉联全球PC霸主地位。美国《商业周刊》曾把戴尔列为“100名的巨人企业”第一名,成为一代传奇。

  在20世纪90年代,戴尔被认为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美国最强的科技巨头之一。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以及整体PC市场日益饱和、竞争更加激烈,戴尔由于过度依赖个人电脑市场、直销模式也开始走向下坡路。

  2005年,戴尔经历了一系列的“爆炸门”事件令其形象大跌,由于笔记本电脑爆炸起火,戴尔被迫召回410万块不合格的锂离子电池。

  继“爆炸门”之后戴尔又出现了“换芯门”,用户发现戴尔电脑的芯片和订单号上面标注的不一样,引起消费者不满,在中国市场更是被评为“对华双重标准”。此后的2006年,戴尔还被曝出财务数据欺诈丑闻,遭到美国市场监管部门罚款1亿美元。

  在公司出现一系列问题之时,戴尔公司高管还进行集体“大叛逃”,一时间,这让戴尔集团的前途蒙上了阴影。在此期间,戴尔在美市场份额从50%直线下降,直至2006年,戴尔被惠普超越,丢失了PC霸主地位。

  此后,随着惠普、联想等竞争对手相继发展,没有留给戴尔太多的时间追赶。2013年,戴尔宣布斥资244亿美元私有化退市。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2003年联想通过主导双模式变革,把大客户、重要的企业客户变成直销模式来对抗戴尔。2009年联想临危,柳传志再度出山后将发展重心回归国内,从中国市场把戴尔、惠普击败,业务逐步走向全球。

  戴尔经历了创始人重新执掌、为降低成本裁员等一系列举措之后,形势仍然没有好转,同时,整体PC市场的低迷使得戴尔需要向其他业务寻求利润。在此背景下,戴尔决定从电脑制造商向企业级IT市场方向转型,并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

  转型的得失

  在巅峰时期,戴尔的市值曾超过千亿美元,而如今其市值已缩水至394亿美元。在经历危机后,戴尔通过不断的并购,正变得越来越庞大,但仍然称不上稳如泰山。

  在不断寻求转变的过程中,戴尔先后收购了十多家企业服务相关公司,金额超130亿美元。为了快速获得企业服务和云计算方面的竞争优势,戴尔在2016年又花费了670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企业存储厂商EMC,当时这起并购创下了科技行业并购规模之最。

  戴尔对EMC的收购也并非顺风顺水。收购前,就曾传出EMC股东对收购持有异议,并购可能生变的消息。

  在疯狂的转型并购中,戴尔逐渐债台高筑,为了收购EMC,戴尔扛下了495亿美元的债务,为了获得收购资金,戴尔还转卖了自己旗下的IT软件等业务。另外,在整合过程中,戴尔还历经裁员阵痛,该举措也让刚完成并购的戴尔蒙上阴影。

  据报道,因为当时大手笔收购EMC,戴尔欠下460亿美元(约合3162.7亿元人民币)债务未消化,有43.5亿美元债务将在2019年到期。为了偿还债务,2018年12月28日,戴尔重回上市之路。

  有观点认为,戴尔重新上市的考虑,很可能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融资偿债(收购、配件价格上涨、存储市场竞争、美国税改等可能加剧债务负担);二是向市场“炫耀”转型成功的心态(戴尔私有化以来,有了显著的财务报表和运营提升,此时重新上市,又可让戴尔结合行业预期抬高估值,进一步抢夺亚马逊和微软的云服务市场份额)。

  通过一系列并购之后,戴尔业务全面覆盖边缘计算、数据中心和云领域,可为用户构建一站式“端到端”的解决方案。

  孙永杰认为,在全球PC市场持续低迷、出货量已连续多年下滑的背景下,并购能帮助戴尔迈入快速增长的服务器、数据存储市场,提高其企业级业务、存储业务竞争力。

  在IDC中国企业级研究部研究总监周震刚看来,戴尔通过并购成为全球IT基础架构领导者,但更多的还是设备提供商。

  根据戴尔最新发布的财报,一些并购取得的业务有着不错的业绩表现。2019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戴尔于2019财年全年GAAP(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营收达906亿美元,营收增长15%。GAAP第四季度收入为238亿美元,增长9%。非GAAP下全年收入913亿美元,增长14%。

  其中,ISG(网络和存储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全年收入为367亿美元,增长19%,CSG(客户端解决方案集团)全年收入为432亿美元,增长10%。VMware(云计算公司)全年收入为91亿美元,增长14%,其他业务全年收入为23亿美元,增长6%。

  可以看出,戴尔的增长优势来自于以ISG、VMware为代表的服务器、存储业务。各项业务中,包括ISG、CSG和VMware在内的3个业务部门,全年收入均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戴尔重回美国证券市场后的首份业绩报告。在上述业务营收增长的背后,戴尔净利润依然处于亏损状态。财报数据显示,GAAP下戴尔2019财年第四季度收入为238亿美元,增长9%,但净亏损2.87亿美元(约19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116%。其全年亏损21.81亿美元,同比缩小25%。

  对于业绩表现情况,戴尔方面回应记者称,投资者通过non-GAAP能够洞悉当前业务的盈利情况,而GAAP通常要求对与收购业务等相关的非现金项目计入费用。由于戴尔和易安信都是收购型公司,因此这些非现金性费用被包含在未来几年GAAP报告中。 由于收购相关的会计分录的非运营(非现金)性,non-GAAP报告合理地剔除了这些调整。

  戴尔方面表示,2019财年第四季度的non-GAAP净利润是16亿美元,同比增长26%。而GAAP财务数据则包含了上述非运营(非现金)项目的调整,这些调整按照不同时间段会有不同,因此没有明确的可比性。这也是需要non-GAAP作为补充的原因,通过non-GAAP数据可以更好地了解不同时期公司的财务表现。

  根据戴尔方面提供的数据,其2019财年全年的non-GAAP收入为913亿美元,non-GAAP运营利润为89亿美元,净利润为52亿美元,经营活动实现的现金流为70亿美元。

  待消化的债务

  回到美国证券交易市场后,华尔街对戴尔给出的估值已远不及其巅峰时期的超千亿美元。另一方面,面对投资者,戴尔仍需面对债务压力。

  在孙永杰看来,作为全球老牌的PC企业,戴尔算是近几年变革转型力度最大的企业之一,也是转型较为成功的企业。

  但上市后,债务压力也暴露在了财报中,戴尔2019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GAAP准则下,第四季度戴尔净亏损2.87亿美金(约19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116%。另外,其长期债务达454.59亿美元,负债总额达1115.66亿美元。

  戴尔方面表示,GAAP的经营亏损主要是由于若干非经常性费用,包括收购易安信产生的收购会计处理。

  上述财报还显示,戴尔2019财年的无形资产摊销费用约为61.4亿美元,第四季度约为15.4亿美元。

  正是由于在收购之时,戴尔支付了670亿美元的对价,高于EMC账面净资产金额,所以导致其高出的部分作为不可辨认的无形资产,在未来数年间需要进行摊销。而每年摊销的无形资产的费用,则被记到各年度的财报中,因此将会大幅减少各年的净利润。

  目前,戴尔还背负不少债务。2018年12月21日的财报电话会上,戴尔方面表示,自收购EMC完成以来已经偿还了约144亿美元的债务。预计不包括子公司在内的“核心净债务”还剩340亿美元左右。

  “我们对目前的资本结构感到满意。” 3月15日,戴尔方面向记者表示,自易安信收购结束以来,戴尔已经偿还了总计约146亿美元的债务,并且有望在今年再偿还48亿美元。

  戴尔方面称,其资本配置策略将继续侧重于偿还债务,目前债务偿还按照计划正常进行,公司财务状况健康。目前,戴尔拥有市值超过600亿美元的上市子公司,包括VMware、Pivotal和Secureworks。

  与此同时,戴尔方面表示,将继续加大对研发和创新的投入,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另外,有观点认为,服务器和存储业务、云计算等企业级服务业务成为戴尔的业绩亮点,但这些业务的增长相较于戴尔自身还需偿还的三百多亿美元债务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或许戴尔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周震刚介绍,ISG主要包括原来戴尔自身的服务器业务和收购的EMC,而这一领域戴尔已经是全球基础架构最大的厂商了,VMware提供虚拟化软件、超融合、私有云基础架构解决方案,在业界也是一枝独秀,在全球虚拟化市场占70%以上份额,这也是戴尔公司业务竞争力最强的部分。“用户如果不用公有云的话,基本上建私有云平台很难离开VMware。” 周震刚说道。

  至于CSG业务,主要是提供硬件,如台式个人电脑、笔记本电脑,这块业务主要与惠普、联想等企业形成竞争,在戴尔的业务架构中,近年来PC营业收入占比在下降,毛利率、收入增长不如VMware和ISG。戴尔2019财年报显示,CSG业务收入全年增长10%,而ISG和VMware的增长数据分别为19%、14%。

  据研究机构IDC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个人计算设备季度跟踪数据显示,戴尔约占据全球PC市场份额的16.5%,次于联想(24.6%)、惠普(23.6%),已多年未能登顶PC市场排行榜。

  “后PC时代厂商们的竞争优势在于规模和成本,这方面联想有优势。”孙永杰认为,除此之外,戴尔、惠普PC业务不及联想,这与各家公司对业务资源精力投入有关。

  孙永杰表示,“惠普分拆为惠普企业和惠普公司,其中惠普企业主营服务器、数据存储等,而惠普公司主营个人电脑、打印机等领域,惠普公司打印机业务利润率很高、市场份额在业内独占鳌头,目前企业级业务成为戴尔、惠普发展的重点,而联想目前主要业务收入依靠PC市场,也会投入较多的资源。”

  “我们对PC业务的表现感到满意,这项业务仍是我们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戴尔方面向记者表示,与友商相比,如果把服务、软件和大多数外围设备计算在内,其客户端解决方案业务在收入和盈利方面均处于第一位。

上一篇:俄女演员毙7名武装分子? 系谣言文章无中生有
下一篇:新西兰枪击案又一名嫌疑人获释 警方称她没涉案
广告位招租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天长生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